配合毛主席谈判,贺龙大战傅作义, 在马林诺夫斯基的苏联红军占领了张北和多伦以后,8月16日清_市杭州信息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列表 > 配合毛主席谈判,贺龙大战傅作义, 在马林诺夫斯基的苏联红军占领了张北和多伦以后,8月16日清

配合毛主席谈判,贺龙大战傅作义, 在马林诺夫斯基的苏联红军占领了张北和多伦以后,8月16日清

来源:揭秘曾经的岁月分享给朋友:

文章摘自:人民网

在马林诺夫斯基的苏联红军占领了张北和多伦以后,8月16日清晨,中央在枣园作战室召开的紧急会议结束,研究了绥远方面的形势。

绥远地区的战略地位也很重要。抗日战争时期龟缩在西蒙地区的傅作义和龟缩在黄河东岸的阎锡山可以从同蒲线转从包头、呼 和浩特(归绥)、大同直上平津。

贺龙元帅

在中央看来,这个方向与津浦、平汉方向同样重要。月到中天,月光像霜一样,枣园的山谷清幽寂静。毛泽东在窑洞内抽着烟,不住地徘徊。他与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研究,绝不能让傅作义拿下大同,直下平津。他指示晋绥野战军的贺龙、吕正操、林枫:“我绥远主力速包围大同,我必须和傅作义(国民党第12战区司令长官)争大同。”

他进一步指示,我主力必须切断汾阳、孝义与太原间的联系,占领据点,构筑工事,准备与阎(锡山)决战。我陈赓的太岳部队集中后,迅速向平遥、介休前进。你们须用自己的力量和太岳的力量解决太原问题。毛泽东指示贺龙要与傅作义争大同,与阎锡山争太原,要控制山西和绥蒙。当时,大同和太原都还被日本鬼子占领着。这是从我党我军保卫华北,争取东北,必须占领山西大部和绥蒙全部的战略考虑的。傅作义和阎锡山在蒋介石的严令下已经在行动。

贺龙了解中央的战略部署,明白这样的历史转折关头,谁先走一步,谁得先机,谁就能赢得时间,赢得胜利。他两把菜刀闹革命,行武出身,是个很机敏很痛快很豪爽的人。他走出枣园的小作战室,警卫员问他干什么,他说,过黄河。根据中央的部署,晋绥军区对日本的反攻作战,在山西、绥蒙的南北两线同时展开。南线,以夺取太原为重点;北线,着重于阻止傅作义东进平津,争取攻占归绥(呼和浩特)。贺龙直接到晋中指挥南线部队。吕正操先期到北线去指挥北线部队作战。

长篇小说《烈火金钢》中描写了吕正操将军抗日战争中在河北冀中指挥作战的情况。他是辽宁海城人,1922年加入东北军,1925年毕业于东北讲武堂,曾任张学良的副官,曾参加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卢沟桥抗战爆发后,率国民党军691团在河北坚持抗战,创建了冀中抗日根据地。1938年起,任八路军冀中军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员。张学良晚年,他曾经到美国看过张学良。狼烟四起,军情紧迫。贺龙骑马在晋中的土地上奔驰着,要赶往汾阳前线,傅作义、阎锡山进到什么部位,一直是他心中惦记的问题。到汾阳后,得知阎锡山集结晋西南的九个师正在向太原疾进,先头部队已经到达太原郊区。

www.99t1新地址 www.99t1新地址

展开全文

www.99t1新地址

妈的,真快呀!阎锡山最让国人不能原谅的是他的汉奸行为,他一路上不解除日本人的武装,而是“收编”日寇,为他所用,一直到太原解放,我军还俘虏了日军将校军官。北线晋绥军区部队集中兵力,以夺取归绥(呼和浩特)为目标,向平绥(北平至呼和浩特)铁路西段的日伪军发起反攻,官兵士气高涨,横扫千军,一路奏凯,收复了十多个市镇,攻进北方大城市归绥。这时,国民党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指挥第35军、暂3军、第67军、骑兵4师等6万余人,趁机侵占了我八路军解放的武川、陶林、丰镇、集宁、兴合等城镇,先占包头,18日,又从归绥南面进攻,企图抢夺张家口,控制北平至呼和浩特的铁路。

我军一看不利,不得已迅速从归绥撤兵,回师保卫张家口。这样,我军夺取太原、控制归绥,已经失去先机,毛泽东的作战计划无法实现。

贺龙很直爽,说:“太原、归绥,我们都进不去了。得想个新的办法来。”我情报部在李克农的领导下,有很多能人,这时已能破译敌军的全部电报,他们每天都及时地把破译的电报送给毛泽东。连重庆与延安国民党联络小组的电报都能破译,所以,毛泽东能准确掌握敌军动向。况且,有许多共产党人就工作在国民党军中,如熊向晖这时正担任胡宗南的副官。

毛泽东紧急处理了几个文件,安排了几件要事后,密切注意着蒋介石主力胡宗南在陕西部队的动向。8月19日,他向贺龙以及主持晋察冀军区工作的程子华、耿彪通报了敌情:胡宗南正在调动其主力第1军、第16军、第90军入晋,先头一个师已经渡河,其余大部集中在潼关至韩城一线,准备渡河。

根据蒋介石垄断对日伪军受降的形势,8月22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指示,敌伪正在将大城市和交通要道交给蒋介石,在此形势下,我军应迅速改变方针,以相当兵力威胁大城市及交通要道,使敌伪向大城市、交通要道集中,而以必要兵力着重夺取小城市及广大乡村。接到中央的指示,贺龙根据中央的这个指示迅速调整了作战部署。北线,继续巩固已经解放的县级小城市,要继续夺取(呼和浩特)绥东、绥南的各个县城,配合程子华的晋察冀部队夺取集宁、丰镇,阻 止傅作义部队东进张家口、北平。在南线坚决打击阎锡山向解放区的进犯,扩大和巩固解放区。对太原、大同、归绥(呼和浩特)等大城市则以兵力威胁之。

8月26日,延安,在毛泽东出发去重庆的前夕,批准了贺龙北南两线的作战计划。并告诉贺龙,他即将赴重庆同蒋介石谈判。贺龙是军人,为人豪爽,感情真挚。他对毛泽东去重庆的安全特别担心,他专电朱德、刘少奇、任弼时:“毛泽东主席赴渝安全有无保证,我们不明情况,望告之。”接到贺龙的电报,三位领导回电:“毛泽东赴渝谈判完全必要,从国际国内情况看,安全保证也是有的。目前,在前线最能配合与帮助谈判的事情,就是在自卫原则下打几个胜仗。晋绥方面对阎锡山和傅作义的进攻,望能组织一二次胜利的战斗,以配合毛主席的谈判。”对!就这么办!贺龙琢磨怎么打一两个胜仗,给要去重庆的毛主席送个礼。他敲定了太原西部太汾公路上的文水县城。

漆黑的夜晚,大雨如注,洪水横流。参战部队请示,雨太大,道路泥泞,行动困难。贺龙指示:乱弹琴,风雨无阻!接到贺龙的指示,老八路独1旅和晋绥8分区的部队如狂风暴雨,席卷到文水县城下,采取“三实一虚”的战术,在县城西部布置下一个口袋,贺龙命令部队由北向东,然后再由东向南,把敌人赶向城西。

敌人一看城西无八路军的攻城部队,喜出望外,以为是一条生路,不料全部被装到贺龙的口袋里!两军相逢智者胜。巧妙运用战略战术,贺龙指挥部队先后又收复了平鲁、神池、静乐、离石等县城,粉碎了傅作义对绥南的进攻。

这时,阎锡山出动了7个军,出大山,入平原,以主力进占了同蒲路沿线。傅作义出动了4个军和1个骑兵师在夺取了包头、归绥、集宁等较大城市后,正在沿平绥路东进,先头部队直指张家口,威逼平津。8月30日,刘少奇主持会议,中央军委作出掩护我军在东北的战略展开,加强我党在和谈中的地位,争取绥、察、热(三个旧省区)全境的指示。要求集中兵力,巩固我军对张家口的占领。晋绥野战军除留一部分兵力牵制阎锡山外,主力从太原附近转移到绥远(内蒙古)境内打击傅作义。傅作义在军事上很有谋略,他的部队是有战斗力的,不可轻视。他是山西万荣人,长期在晋军中服务,历任团、旅、师、军长等职。

1927年,他率部对奉军作战,在河北涿州孤军坚守3个月,出了名,以善于守城著称。1930年,蒋、冯、阎军阀大战时,他是阎锡山的 副总指挥,战败后被蒋介石收编,任35军军长兼绥远省政府主席。

1937年指挥所部参加了长城、绥远、卢沟桥抗击日寇的战役。贺龙对阎锡山和傅作义都是很了解的,他看到中央军委的指示,马上调整部署,由他亲自率领5个主力团,先行北上。由吕梁军区司令、从井冈山一路打出来的张宗逊部队执行牵制阎锡山的任务。

热、察两省背靠外蒙,与东北的战略地位同样重要。中共中央对绥远方面寄予很大的希望。代主席刘少奇起草的著名的“9·19”指示要求“继续打击敌伪,完全控制热、察两省,发展东北并争取控制东北,以便依靠东北和热察两省,加强全国各解放区及国民党地区人民的斗争,争取和平民主及国共谈判的有利地位”。

以刘少奇为代主席的中央领导,在枣园小会议室多次研究,确定在热、察、冀、晋四个省区建立一个大的基本的战略根据地。中央有把承德作为党中央临时所在地的讨论,并让中央警卫团派人打前站。

指示要求程子华(聂荣臻因为参加“七大”还在延安)的晋察冀军区和贺龙的晋绥军区两区部队坚决打击国民党自绥远和可能自北平向张家口的进攻,保障察哈尔全境、绥远大部、山西北部及河北一部的占领,使之成为以张家口为中心的基本战略根据地。这就是中央与蒋介石两分天下的基本构想。这就是控制热、察两省在党中央主要任务中的地位。

但是阎、傅两敌是实现中央计划很大的障碍,这两个家乡观念根深蒂固的人是不肯把这一大块地区交给共产党的,否则他们到哪里立足?中央指示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将军要尽快回到军区所在地。

9月9日,正好有美国飞机从延安到晋察冀解放区去接被我军营救的美国飞行员,参加“七大”的聂荣臻、萧克、刘澜涛就乘这架飞机从延安东关机场起飞,在山西五台山东侧的灵丘机场降落。一群美国飞行员正在机场等候接他们的飞机,他们见聂荣臻同机到来,要求与聂荣臻合影留念,聂荣臻与他们照了相。晋察冀军区来接他的汽车已经在等着。这时,塞外的大城市张家口已经解放。

进入8月下旬时,苏联红军一路直插到张北。在延安的聂荣臻、刘澜涛与留在晋察冀主持工作的程子华、耿彪联系,决定抓住有利时机,向张家口、张北发动进攻。主攻任务交给平北军分区。平北军分区司令员詹大南、政委段苏权率领平北军分区部队,在冀察军区其他部队的配合下,向张家口发动进攻,经过三四天的战斗,8月25日攻克了这座城市,这是我军在抗日战争结束后解放的第一座较大的城市。

在张家口至宣化大道附近的一处楼房院落,原来是日本派遣军根本博的司令部,张家口解放后,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就设在这 里。

这时,晋察冀解放区已经发展到80万平方公里,2500万人口,武装部队发展到了100个团。聂荣臻离开延安前,刘少奇同他谈了话,他从中央接受的任务是集中主力部队尽力争取日伪军向我投降,向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唐山、承德、山海关等战略要津逼进,尽可能多占领一些地方,加强我党我军在谈判中的地位。

毛泽东回到延安,无论是在枣园,还是在中央医院,他一直注意着平绥方向,他披着一件衣服,手里拿着麻油灯,一直在看地图,看热河、察哈尔方向。他在地图上画了一些只有他懂的红蓝圈儿。警卫员见他手中的麻油灯昏暗,就从自己的衣服袖口拽了些棉花,又做了一个麻油灯,在一旁亮了起来。毛泽东扭头一看,笑了,说:“你忘了节约了。”警卫员赶紧把新制的麻油灯吹灭,退出去了。

这时,他认为前一段,贺龙和聂荣臻两区向日军和伪军的大反攻,收复中小城镇,扩大解放区,取得了很大的胜利。这一块地区与外蒙相连结,现在又有苏联红军在多伦,所以,我党会有很大作为。

在前一阶段胜利的基础上,即将开始的平绥战役关系重大,涉及我党我军在北方的地位,涉及华北和东北的战略展开和能否争取全国和平局面问题,十分重要。这一战役,要力争全胜,力争战略任务的完成。

10月16日,毛泽东给晋察冀、晋绥两局聂荣臻、贺龙诸同志并告东北及晋冀鲁豫两局指示:即将开始的平绥战役,关系我党在北方的地位及争取全国和平局面,意义极为重大。

蒋介石令傅作义集结5万余人于归绥(呼和浩特)、集宁、大同之线,一俟陆运、空运、海运兵力集中北平、天津、秦皇岛等地,即将配合傅部进攻张家口,并进攻沈阳、承德。而绥远之毕克齐、归绥、武川、集宁、丰镇、陶林、凉城、清水河等地或为我原有之解放区,或为我不久前所收复,均被傅部在日寇援助下,协同伪军王英(伪绥西联军司令)、李守信(伪蒙古军总司令)等所强占,并曾进占我兴和、尚义,迫近张家口。现兴和、尚义虽被我收复,其余地仍在顽伪手中,并积极准备攻击张家口,企图切断我东北、华北、西北之通路。

毛泽东指示聂、贺等人:故此次平绥战役,系为收复失地,打开交通路而战,具有充分之理由,望鼓励士气,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反共反人民之顽伪军,完成你们的神圣任务。

毛泽东在窑洞里算计着,傅作义还有5万兵力,阎锡山还有6万。我军打这两家的部队是有把握的。平绥战役结束后,傅作义部队应该被解决得差不多了。这样,他考虑,贺龙和聂荣臻两区的主力,平绥战役后还是要用在平津方向。

他指示:至平绥战役胜利后,主力应迅速准备转移冀东、平西地区,执行重要的新任务。而以必要数量之得力部队,由大同南下,肃清阎逆(锡山)势力,直至太原附近,再依情势,考虑夺取太原问题。首恶必办。阎锡山不仅有历史罪恶,在抗日战争胜利后,还与人 民为敌,对蒋介石言听计从,充当马前卒,疯狂进攻解放区。所以,毛泽东考虑要以必要兵力把阎锡山部队解决掉。

他指示,因阎逆(锡山)不但长期勾结日寇,近更大举进攻我上党解放区,虽受到我上党战役的严重打击,歼灭其主力3万余人,但其残部尚有6万以上,阎逆(锡山)丧心病狂,组织日寇数千人准备进攻自己的同胞,因此在不妨碍速援东北条件下,尽可能彻底歼灭阎逆残余,是完全必要和有理由的。毛泽东是从华北、东北的战略展开考虑使用两区部队的。

10月22日,他与刘少奇、朱德研究后,给聂荣臻、贺龙、萧克、李井泉等人发电:你们取得初步胜利,甚为欣慰。傅作义部主力必须歼灭,归绥(呼和浩特)、包头、五原、固阳必须占领,如有可能则占领临河。大同必须占领,如能速占则速占之,否则待回师时再占。请按此方针部署作战。他说的这些城镇都在北线通平津的铁路上,都具有战略意义。他觉得也可先易后难,先打小城镇,孤立大城市,最后再拿下大城市。他说,如傅作义固守归绥(呼和浩特),则先将包头、五原、固阳占领,使傅部绝粮突围,然后歼灭之。如 我能速进,可能速占归绥。

到10月底,蒋介石从海路、空中、陆路,已经运了几个军的兵力到平津一带。以下围棋的战术来说,蒋介石也是在美军的支持下“做眼”。平津形势日渐紧张,承德、张家口也紧张起来。平津紧张是一定要影响到平津的屏障承德和张家口的。

10月23日,毛泽东考虑,蒋系敌军进攻承德方面的态势很明显,到下月上旬,蒋介石即将有三个军八个师集中北平,其中,空运第92军三个师,现到石家庄的胡宗南的第16军三个师,第3军两个师。判断除以一部保护北平和平津线外,主力将向承德进攻,并威胁张家口。敌人有咄咄逼人之势。毛泽东考虑,平汉、津浦、平绥及北宁线各个方向的主要将领,各有各的重要战略任务。将军们都在指挥部队浴血奋战,谁也不轻松,因为蒋介石不让他们轻松。这几个方向从全国战略上讲互为犄角,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辽西走廊,南北走向,背山面海,一路狭长,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明清两军激烈争夺的要津,是著名的古战场。正在编组整训的林彪、萧劲光野战军,以歼灭由天津、秦皇岛线向东北辽西走廊进攻之顽军为目的,位于沈阳、山海关一线。

夜晚,枣园寒月如霜,山沟里黑沉沉的。窑洞里很冷,但毛泽东心里紧张手心还是出汗。从形势发展看,热河、平北形势马上就要紧张了。我军非得组织野战军不可,任务还是交给聂荣臻。从兵力兵源上,聂荣臻有这个能力。

10月23日,他发给聂荣臻等人一电,指示组织晋察冀第二野战军:“决定迅速组织晋察冀第二野战军,由晋冀、冀中、平北现有精干地方兵团抽调至少3万人,编成12个至15个大团,限于两星期至多三星期内集中平北军区,完成作战准备,其任务为协同热河、冀东部队,坚决歼灭向承德进攻之顽军,巩固热河及平北,并充当这一战斗中的主力。”

电报说,“第二野战军以萧克为司令员,罗瑞卿为政治委员,望萧罗一星期内到达平北军区布置一切,立即建立与中央及聂荣臻、刘澜涛的电台联系,不得迟误”。“萧罗野战军之组成及作战不影响现在绥远作战之聂刘野战军,只在聂刘坚决完成作战任务后,应以主力迅速东调,援助萧罗。”

相关阅读: